今天
決定訂了一束美麗的花
送給我的二技同學
老兵
他是個沒有交過女友的純情男

我請花店幫我寫了一封
語氣充滿曖昧
充份表達好感
並且具有追求之意的
匿名卡片

再由同公司的另一位仁德同學
協助埋伏全程拍攝紀錄

果然
老兵一收到花
先是不敢置信
慢慢地
心情開始愉悅
心花開始怒放


就連原本警告仁德
不准到班上報馬
也在周四的共同課程上
大聲嚷嚷
他人生的第一束花

結果
我看到他滿臉的笑意
我感受他滿心的歡喜
於是
我不忍直接戳破這場鬧劇
我像搬了塊石頭
砸了自己的腳

有的人說我壞心
有的人說我惡意
我只感覺到
我的殘忍





Ric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