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妻劇照1.jpg  

 

我也想要無論如何都可以互相支持、相互安慰的愛情

<60 - 64 集>

英熙細心照料受傷的志浩。圖熙被檢查出不孕。志浩和英熙開心參加公司郊遊,志浩告訴英熙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智淑趁英熙不在和哲秀一起做飯,並故意弄髒了衣服。英熙和智淑大吵,哲秀媽站在智淑一邊。哲秀質問英熙對智淑做了什麼,英熙回答他想風流就盡情風流。

(其實志浩一直都是孤單的一個人,現在有英熙的陪伴,應該不會寂寞了吧,瞧他也挺愛撒嬌的。志浩也是有心眼哩,開口要英熙留一晚,人都在發燒了還想做壞事嗎?呵呵。英熙還會主動來接志浩上班?志浩可開心了。一直以來最激賞的就是志浩的直接,是啊,男未婚女未嫁,有什麼好不能公開相愛呢?)

(智淑也太壞了吧,英熙都說了不會再理他們的事了,她居然在英熙家撒完野又故意在哲秀媽面前陷害英熙,也好啦,讓英熙一次看清他們那一窩賤人的真面目。)

哲秀告訴智淑自己不能接受她,智淑哀求哲秀不要趕走自己。不知道自己已被學校開除的哲秀要去了解下學期的課程,圖熙來公司向英熙求助,志浩生氣的拉走英熙。志浩來到哲秀家,表明自己想和英熙結婚。智淑為了找回哲秀的記憶騙他回自己的家,偏偏遇上永民來訪。志浩向英熙求婚。

(英熙在石膏上寫下 " 清醒一點 " 還畫上兩顆愛心?果然有淘氣的本性啊。Bravo!!志浩真的是 man 到極點了啦,直接找上江家警告那群賤人不要再折磨他的女人,完全是對得起他的長相和身高的真男人啊。我想英熙聽到志浩為了捍衛她而跑來江家嗆聲一定是既感動又窩心。天哪!這個求婚實在是有夠創新又浪漫的啦,連我都感動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志浩真的是個對愛超級執著的人,連小時候的合照都拿出來現,唉喲~我又要哭了啦。)

<65 - 69 集>

英熙告訴哲秀他們之間已經結束,自己愛著志浩;哲秀堅決不願離婚,英熙看著哲秀說出和當初自己相同的挽留而哭笑不得。無法接受離婚事實的哲秀來找志浩,智淑帶著英熙出現。哲秀再次怪罪於智淑,智淑的朋友英善不忍,打電話給哲秀要求見面。得知一切真相的哲秀陷入震驚並因此失蹤。

(江家那一口子真的很爛吔,英熙都出言趕人了,才又想到智淑,把哲秀當皮球踢的其實是她們吧。英熙又換了髮型,短直髮比香菇頭好看多了。水啦,英熙把哲秀給的傷害再丟還給他,好一個以牙還牙。唉,當初直接把哲秀交給智淑的話,或許現在早就回復記憶,英熙和志浩也可以快一點幸福呢。永民還真是個自私又專惹麻煩的傢伙,把志浩的前女友叫回來,就能改變一切嗎?又來一個把愛情當成物品的白痴!!)

(翰星不能接受志浩是可以被理解的,唉,志浩又要費心了。幸好他自己就有相同的經驗,但有時候我還真佩服他追愛的勇氣。)

(智淑名言:女人的心裡只有一間房,一個男人進來了就沒有多餘的空間容納別人;女人一旦決定要轉身就不會再回頭了。)

志浩和英熙一起度過假期。哲秀的家人發現了小離的真正身世,哲秀來找英熙問明是否已經離婚。永民和圖熙試圖勸退志浩和英熙的交往。志浩見英熙沒有戴上求婚戒,把戒指套上項鏈給英熙戴上。哲秀請求英熙的原諒,英熙反要求放她一馬。哲秀依舊無法相信自己拋棄英熙與智淑再婚,被送到醫院的智淑流產,哲秀來找智淑卻被永民攔住。志浩帶英熙和翰星到動物園遊玩。智淑強擄哲秀來到車禍發生的現場。

(或許,父母的離婚對志浩來說,應該是生命中最大的陰影,所以他才對哲秀說他只是把因丈夫外遇而不幸的英熙變成幸福。一直覺得他只是將全部的痛苦深埋在心底,表面卻裝得吊兒啷噹;但在追求英熙的過程中,因為英熙也是離婚的角色,會面臨到的狀況都很相像,所以他能明白英熙的傷口有多深,因此,藉由愛上英熙的時間,幫著英熙也讓自己被遮蓋的傷口再次剝開再重新癒合,才是真正的放下。於是他對英熙會如此執著,甚至連約會都要回到一起讀過的小學,似是他對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時光的投射。)

(一群瘋子,永民是,圖熙也是。阻斷別人幸福的人終究會得到應受的懲罰。英熙把哲秀的相片丟進垃圾筒,終於明白什麼是自己要的幸福了。)

<70 - 75 集>

哲秀恢復記憶。志浩帶英熙和翰星參觀結婚後要住的新房。智淑想到一切都已結束,傷心到無法言語。被永民擋在病房外的哲秀來到智淑家,為自己帶給智淑的傷害感到心痛。志浩和英熙參加翰星幼兒園的戶外活動。永民用心照顧智淑,智淑求他不要離開自己。智淑對不來醫院的哲秀感到失望,永民帶智淑母女外出用餐;同時智淑接到哲秀來電。哲秀滿懷歉意來找英熙,隨後在她面前跪了下來。

(哈哈,英熙贏到泡菜冰箱,志浩跟著享口福?他自己都說到不好意思了。志浩又說自己是準備好的一等新郎?還在去年就把房子先買好,他應該很嚮往婚姻吧,新房還是大坪數的住宅,是打算生很多個小孩嗎?)

英善勸智淑接受永民,智淑表示無法放棄哲秀。志浩帶著英熙和翰星到海邊釣魚。永民促進志浩的保險公司和曾是志浩戀人的慧蘭的公司合作。哲秀抱著最後一面的心情來見智淑,永民卻拉著智淑離開。深夜慧蘭來找志浩,告訴志浩想要重新開始,志浩回應自己心裡只有英熙。永民帶智淑母女來到海邊散心。慧蘭諷刺英熙不配志浩,要她儘快放棄。

(我想,在英熙找到志浩並握住手的那一刻,志浩一定是萬分感動的,因為他什麼都沒說,英熙卻能知道,甚至連他的心事都猜中,真是默契十足。但是一向心軟的志浩可能又會因為永民的話,而對慧蘭產生同情的動搖了。)

(看著永民和慧蘭同時為順利搶回舊愛而舉杯,突然覺得這兩個不懂愛的人其實很可悲;愛情,豈是用強取豪奪就可以獲得?慧蘭藉著酒意來找志浩,說志浩因為感情潔癖才無法接受她,又說志浩愛英熙是同情的錯覺,如果志浩真的是因為她和別的男人生活過,那麼他又怎會愛上英熙呢?這個讓人驚嚇又自以為是的慧蘭,在愛情戰場裡該是永遠地被志浩三振出局了。)

 

選擇,究竟是為了要得到一個,還是失去了九個?

<76 - 79 集>

慧蘭看到志浩對英熙的感情,直說太簡單的遊戲沒有意思。永民察覺小離身上常有瘀青,帶著她來到醫院檢查,卻被告知患上白血病。韓代理給英熙介紹一份大額保險。慧蘭使詐破壞志浩的約會,英熙反對南俊和美美的交往,翰星仍然不能接受志浩做新爸爸。擔心小離的智淑在電話裡對哲秀哭泣,哲秀飛奔過來相會,仍被英善阻止。慧蘭投訴英熙給客戶回扣。

(志浩追出來時還煩惱不開心的英熙會發脾氣,沒想到英熙只是笑笑要他回去,英熙展現她的大器貼心所以志浩說了愈來愈喜歡。在志浩面前英熙和慧蘭唇齒相爭一點兒都不遜色,但志浩心裡明白英熙的佯裝堅強才會心疼。)

(我想一直活在自我世界中的慧蘭應該是很震驚,因為她認識的志浩有著冷酷的性格,但在英熙面前的志浩卻是溫暖又體貼,於是她再次問了永民,尋求信心。)

(光泰說的好:面對逐漸逝去的愛情,應該在還留有一絲感情時趁早放手,才不會造成日後的傷害。)

哲秀得知小離的病情也做了骨髓配對檢查,並且拜託醫生保守秘密。永民要求哲秀離開智淑。慧蘭開始策劃打擊英熙。英熙和翰星為了幼兒園的作業來找哲秀;哲秀丟下翰星趕去尋找失蹤的小離。英熙因客戶的紛紛解約四處奔波;美美向南俊要求分手。永民再次要求哲秀離婚。慧蘭喝醉來找志浩,告訴他自己不幸的婚姻,執意要求復合,隨後通知志浩已讓志浩母來韓國。哲秀的骨髓檢查出爐;徐前輩建議哲秀以自身經歷寫書出版。英熙順利度過解約事件。

(雖然同情慧蘭有過一段苦痛的婚姻,但却是她自己的選擇所造成的,實在沒有理由怨天尤人;想想英熙也太悲慘,連續因為智淑和慧蘭這二個缺愛的女人無端招來傷害。志浩真的有副好心腸,面對這樣一個失去理智的女人,要是我,早拿掃把趕人了。)

<80 - 84 集>

南俊向美美表達愛意。志浩告訴母親自己深愛英熙,志浩媽要他不能把同情當成愛情。南俊為了讓英熙認可他和美美的愛情,謊稱美美懷孕。英熙接受宣傳部的採訪。志浩媽單獨約英熙見面,慧蘭再次準備陷害英熙。智淑得知哲秀恢復記憶,要求重新回到過去。志浩媽堅決反對英熙與志浩交往。網路上開始出現英熙的負面消息,公司內部要求調查英熙。

(英熙真的很成熟,為了不讓志浩擔心都說沒事,就算志浩知道了真相,也還是幫忙說著好話;英熙說志浩媽的話可以理解,是因為她自己現在也是媽媽,能體會一個母親對兒女的私心,但若因此就和志浩提分手,志浩一定會和母親鬧僵,她不想傷害這對母子所以不會現在放棄,實在是設想周到的讓人心疼。)

因網頁事件志浩媽將英熙由志浩公寓趕了出來。公司舉行二日研討會,英熙看到志浩與慧蘭的般配內心感到失落。志浩媽私下約英熙媽見面,慧蘭持續和英熙爭奪志浩。英熙的內部調查結束,判定一切事件皆屬謠傳;志浩要求找出背後的指使人,並提出了辭呈。慧蘭將志浩辭職一事告訴志浩媽,並在志浩媽面前設計英熙。南俊向美美求婚。志浩媽以斷絕母子關係威脅志浩與英熙分手,志浩傷心喝醉,英熙無奈帶著志浩來到美美的住處;志浩媽為志浩的一夜未歸感到憤怒。

(英熙真的很強,可以忍到這種地步;她說是因為相信和志浩的愛情,會不會是想到之前志浩的付出,所以她才能忍受得住?即使自己的心正在淌血,也要給志浩一個溫暖的擁抱。堅持愛志浩的英熙怎麼會這麼的辛苦?真希望她能不要再受到傷害了。)

(我能明白志浩的憤怒和傷心,以及想要和母親作對的衝動,現在的他只要碰到讓英熙難過的事就會失去理智,只是這樣也會讓英熙很難做人,唉~兩難啊。這一切都要怪慧蘭那個壞心查某啦!)

<85 - 89 集>

英熙對慧蘭的謊言忍無可忍,錄下與慧蘭的對話警告慧蘭。南俊將暈倒的媽媽送到醫院。慧蘭向公司推薦英熙作為廣告代言人。哲秀給英熙打電話要求見面,並把小說的合約金遞給她;慧蘭撞見又向志浩媽打小報告。員警為交通肇事案找到南俊。英熙和志浩為了尋找事故的目擊證人而東奔西走;同時記者大批趕到成為話題小說主要人物的英熙公司。志浩成功查出事件背後的主使者;志浩媽為小說中提到英熙和志浩的關係斥責英熙,志浩拉著英熙離開。哲秀家也被記者包圍,永民出現帶走智淑。

(愈要執著心就愈痛的永民總算清醒了,堅持守護一個不愛你的人是很傻的行為,為所愛的人放棄也是一種美麗;愛一個人本來就該給他他想要的,而不是自己認為對他最好的。)

哲秀為小離進行骨髓移植手術,翰星對只關心小離的哲秀感到失落。翰星發生車禍,哲秀不接電話,翰星的心靈再次受到傷害;夜裡氣憤的英熙將小說簽約金丟還給哲秀。志浩因父親去世趕回美國,英熙得知慧蘭同行而心煩意亂。英熙發現美美懷孕。永民質問哲秀如何解決小說問題,後悔託付智淑母女;憤怒的哲秀一拳揮向永民,表明自己也不會放棄。英熙看到回國後的志浩和慧蘭關係變得愈發曖昧更加緊張。簽署公司代言合約的英熙對特殊條款產生疑慮,志浩要她不用擔心。哲秀帶著翰星探望小離,兩個孩子又為了哲秀爭吵;英熙看到大哭的翰星,累積的怒火一整個爆發。

(英熙訓斥翰星,翰星哭著說明原因,聽了真的好心酸;想到以前志浩也曾說過是不是他也要出車禍失憶,英熙才會專注於他,不管大人還是小孩,都是需要別人關心的,尤其是自己所愛的人,哲秀做為翰星的親生父親卻長期忽視他,真是失格。)

(很喜歡志浩回國後看到英熙的微笑,才發現自從慧蘭的出現之後,志浩只有在和英熙相處時才會開心。)

(慧蘭也很奇怪,她都知道永民在他愛的智淑身邊才有笑容,難道不會懂得志浩也是在英熙身邊才能快樂嗎?永民也夠衰了,當初把慧蘭叫回來是為了幫助自己,想不到智淑都還沒追回來,反而先被慧蘭捅一刀,只能算是自作自受啊。)

<90 - 94 集>

志浩媽來找英熙媽作最後的懇求,南俊回家發現昏倒過去的媽媽。英熙著急的趕到醫院,猜到志浩媽找來家裡的原因,南俊生氣表示如果媽媽有三長兩短絕對不會同意兩人結婚。英熙在家裡發現巨額支票,忍無可忍來找志浩媽。英熙害怕失去母親,志浩向英熙媽詢問支票一事。記者再度找來醫院保證幫忙揭發真相,哲秀答應接受採訪。拍完公司廣告的慧蘭為保護志浩而受傷,英熙見狀更加難過。

(世上最痛苦的莫過於不被祝福的愛吧,儘管志浩和英熙再相愛,牽扯到彼此的家人還是會有嫌隙,慧蘭還真是說中了,男人都很單純,只看到眼前就傻傻地相信。英熙媽很偉大,為了女兒的幸福什麼都可以忍受,難怪英熙也是這樣,她們是很善良的一家人。)

南俊將支票拿給英熙,英熙為了查出支票來源到銀行申請掛失。哲秀帶智淑回家聚會。英熙決定和志浩分手,志浩瘋狂尋找英熙。英熙警告慧蘭不得再傷害自己的家人,志浩想要挽回但英熙心意已決。小離康復出院,智淑接到親子訴訟的法院傳票,吃驚來找永民,巧遇永民媽。正和客戶洽談的英熙被認出是小說主角而尷尬萬分。律師告訴智淑親子關係訴訟可能敗訴,智淑聽後陷入絕望;永民告訴智淑如果同意讓母親和小離見上一面,就不再為難智淑。

(打架的志浩一整個也太帥了吧,即使全身掛彩而狼狽不堪,還是很迷人吶;但是會搞成這樣,只能怪他自己,不相信自己心愛的女人,才落得被陰險的舊情人狠狠挖心兩次。)

(終於有人跳出來說真話了,英熙和媽媽就是太為別人著想了,不願意讓志浩為難,幸好還有南俊。在雨中自我懲罰的志浩雖然誠意十足,仍不足以彌補英熙被撕裂的自尊。我覺得志浩不是 Mama Boy ,他只是太容易相信人了,才會被慧蘭耍的團團轉,真不知這算是優點還是缺點?)

<95 - 99 集>

智淑接受永民的建議,讓永民媽和小離見面,內心卻隱隱感到不安。志浩在公司網頁看到關於英熙的惡性留言,慧蘭為計劃成功而感到高興。英熙事件愈鬧愈大,公司總部派人調查。英熙在慧蘭面前受盡屈辱,志浩安慰英熙不要擔心;志浩發現最終解決的關鍵在慧蘭手中,找上慧蘭進行談判。哲秀捲入電影版權訴訟,永民見事件愈加嚴重,下定決心走法律途逕搶回智淑母女。

(吼,哲秀媽真的是很誇張,自己懦弱又無能的兒子把英熙害得都快走投無路了,居然還在打翰星的主意?乾脆拿把刀將英熙殺了吧,這樣的折磨人。)

(慧蘭的愛真的好嚇人,嚇到志浩不惜用下跪來懇求她放過英熙,我想慧蘭自己應該也被志浩的愛傷到了吧;她是真的愛志浩嗎?就算她是,也只能證明她徹底的輸了。)

志浩決定接受慧蘭的條件,慧蘭也用同樣手法提出讓英熙無法拒絕的要求。智淑和永民在法庭上互相揭發傷心的往事。南俊和美美舉行婚禮。南俊和美美在蜜月旅行中計劃讓英熙和志浩復合,慧蘭跟蹤接到電話急忙出門的志浩;志浩媽偶然接起慧蘭落下的手機,聽到韓代理的惡言相向開始懷疑慧蘭。英熙四處打聽新工作,公司傳開志浩要調回美國總部的消息。哲秀努力尋找小說事件的證人,永民媽秘密收買主編。韓代理對慧蘭的過河拆橋心生不悅,威脅要攤開一切真相。志浩媽撞見永民媽找英熙幫忙作證。

(好鬱悶啊,志浩對英熙最後一次的要求,說話的聲音滿是顫抖。如果我是他,我會恨死自己,瞎了眼睛才會愛過那種女人;幸好他還沒有失去理智,還懂得拒絕結婚,他應該也娶不下去了吧;一個人要做到這種地步才能換到對方的一個吻,真是賠了自尊又踐踏了自己的人格。)

(偷偷跑到婚禮現場看英熙的志浩、一聽到英熙出事就趕過去臉色慘白擔心的志浩,最好把慧蘭那個畜牲氣死!)

(人在做天在看,堅持自己對的道路總有一天會得到支持;永民媽雖然也不是個好人但這次却無意地幫了英熙一次,應該可以否極泰來了吧,英熙都被欺負成這樣了。)

 

 在愛情裡,男人害怕被女人拒絕,女人害怕被男人拋棄!

<100 - 104 集>

韓代理將一切證據交給志浩媽,不明緣由的志浩媽帶著文件來找慧蘭。翰星打給哲秀告知幼兒園發表會的活動,哲秀因小離的官司無法參加,翰星再給志浩打電話拜託當一天自己的爸爸。法庭上主編做為永民的秘密證人出現,智淑和哲秀大吃一驚。志浩媽對慧蘭的謊言開始懷疑,慧蘭也察覺到志浩媽態度的轉變。永民夾在母親與智淑之間感到痛苦。志浩和同事努力讓公司撤回英熙的辭呈,慧蘭知道後大怒。志浩媽來找智淑。志浩聽了韓代理的話來找慧蘭質問;志浩媽也向慧蘭攤牌。哲秀為親子關係訴訟四處奔走,智淑見狀來找永民。英熙的複職獲得批准,志浩勸英熙重回公司,韓代理找上英熙。

(翰星應該在志浩出現時就認定他當新爸爸的角色了;雖然現在志浩和英熙仍是被拆散中,但當翰星促成兩人牽手後,三人一同散步的悠閒恬靜,就是志浩一直以來所追求渴望的幸福。猜想直到深夜才送英熙母子回家的志浩,肯定奢望著時間就這麼停止在這溫暖的時光;媽啊,我狂哭了。)

(志浩曾說過母親是個明理的人,一直以來志浩媽因為私心和慧蘭的惡意挑撥而為難英熙;挑撥可以被化解,真相總有大白的一天,私心卻依然存在,雖然志浩媽也真誠地向英熙道了歉,還是出了一道難題讓她解啊!)

英熙決定複職,志浩告訴她再也不會分手,英熙冷淡表示今後只會認真工作。小離在電話中告訴永民智淑每天都在哭泣,永民聽後心如刀割。慧蘭因志浩母子的改變感到難過,傷心對永民吐露煩惱。志浩媽因女兒早產趕回美國,永民決定放棄訟訴。韓代理向慧蘭發出最後通碟,遭到慧蘭拒絕。英熙接到擔任講師的邀請,公司下令讓慧蘭調回美國。智淑讓永民在離開之前和小離度過最後一晚,突然小離哭著打來電話,智淑擔心追去。

(因為慧蘭不擇手段的破壞和母親的私心阻撓,志浩終於明白英熙一直以來的通情達禮、堅忍寬容,也更傾心於比自己還愛自己的英熙,兩人其實是很合適的,一樣的善良一樣的為對方著想,所以志浩說了 " 你就是我、我等於你 " ;但英熙似乎想的更深,她知道一直依賴著志浩的自己,如果不能學著獨立,他們的愛情也會有疲累的一天,於是她選擇狠心退出。可是英熙啊,何必為了未知的以後,輕易放棄眼前的幸福?)

(人總要在失去後才瞭解過去的愛有多美好,我能理解慧蘭的不甘心不情願,因為志浩真的是個很好的對象;現在的永民已經懂得適時的放手也是一種對愛的成全,希望慧蘭也能快點明白才好。)

(小孩的眼睛都是最真實直接的,小離和翰星都能看到媽媽和誰在一起會笑,也都願意為了媽媽的笑容而接受,反而是大人們總是因為一己之私而情願矇閉了雙眼。)

<105 - 109 集>

中秋節哲秀一人回家;永民和智淑母女一起度過難忘的時光。慧蘭對即將被迫調回美國總部感到失望。美美準備食物讓英熙去找志浩;英熙撞見慧蘭和志浩一起。哲秀和智淑為彼此說出互相傷害的話而痛苦。英熙拒絕讓翰星留在哲秀家。哲秀帶智淑母女和翰星一起出去玩,英熙把翰星放在約定場所後離開。翰星看到哲秀和小離幸福的模樣心灰意冷;哲秀見翰星遲未出現,打電話詢問英熙。哲秀媽訓斥智淑未一起過節,永民知道後擔心跑來找智淑;哲秀看到永民和智淑一起,心情頓時複雜。英熙看到慧蘭帶著翰星,對她產生誤會。永民要求志浩幫助慧蘭。

(對工作有企圖可能得到成功,對人有企圖只會帶來傷害;慧蘭是個好強且敢愛敢恨的人,我相信她一定很愛志浩,也恨自己為何親手放棄過他。但是,為了要追回志浩,不是以個人魅力而是不擇手段的毀滅,這種失去了自我的愛,對方豈敢再回頭呢? )

(真好,翰星對爸爸失望時就剛好被志浩遇到呢,有緣份喔!慧蘭安慰翰星的話多少也讓人看見了她的本質,希望她能因此找回自己,只是,英熙的誤會又更深了吧。)

哲秀憤怒英熙的失誤,向英熙表示要求撫養翰星;英熙告訴哲秀自己不會和志浩結婚,志浩聽後大受打擊。哲秀和智淑因永民和翰星的問題大吵一架。慧蘭的調令被取消,英熙看到志浩和慧蘭互動親密,對志浩的誤會日漸加深。哲秀在家門前和永民再次發生衝突;南俊朋友突然來找。英熙告訴美美為了翰星寧願放棄志浩。智淑擔心被送進醫院的永民,再度與哲秀陷入僵局。哲秀突然帶走翰星;英熙為公司職員講課。

(哲秀母子怎麼還是一樣地自私啊?明明就是自己不對在先,居然還敢以孩子要脅英熙,難道被拋棄了之後還要為前夫守活寡嗎?都什麼年代了?!至少也要考慮孩子的感受吧,人家翰星自己都說想跟英熙和志浩一起了。)

(志浩說英熙是他最親的人,是因為英熙在他生命中有著很重要的地位,先不說英熙是志浩的初戀好了,光是兩人重逢後互相撫慰走出傷痛的革命情感、共同擁有的童年美好記憶、追求時的全心付出,加上在輩分上視英熙如親姊般的尊重,以及交往時把英熙當女兒般的寵愛,最重要的是他已經向英熙求婚成功,之於一個重視情份的巨蟹人來說,英熙已經是他的妻子了。)

(志浩還是習慣了幫英熙解圍,這算是再一次的真心告白嗎?真的很欣賞他不理世俗、始終如一的忠於自我,英熙不也以志浩求婚的話來回應了嗎?兩人即使在冷靜階段心中還是有彼此的。讚讚讚,慧蘭氣到臉都歪了。)

<110 - 113 集>

智淑待在永民身旁照顧。志浩因英熙的冷漠態度難過買醉,慧蘭在一旁痛苦的守候。哲秀帶翰星度過愉快的出遊,不禁回想起和英熙幸福的過往。智淑向來探病的志浩吐露痛苦,旅行回來後的哲秀喝醉來找英熙。哲秀在英熙家睡著,翰星開心和哲秀享用早餐。志浩來接英熙,卻看到哲秀和英熙一同出門。智淑知道哲秀在英熙家過夜後陷入矛盾。志浩質問英熙為何哲秀在她家出現,英熙言不由衷地回答為了翰星考慮和哲秀重新開始。

(不要對無法挽回的事留有迷戀,但哲秀是個自私自利、懦弱無能且沒有責任感的人,只因智淑的動搖就立刻跑來找英熙,他其實是怕自己會因兩頭落空而一身狐單,藉酒裝瘋、逃避問題、完全不顧別人的感受,真令人不齒。)

(英熙為了成全志浩的未來、不想自己成為他成功路上的絆腳石而忍痛割捨,真的是個難得的好女人,但她卻忘了自己才是志浩最重要的;英熙像傻瓜只想犠牲自己無止盡地為志浩付出,志浩像笨蛋只會解釋卻不懂英熙的為難和嫉妒,兩人真的很配。)

哲秀接到徐前輩的消息趕到醫院。喝醉的志浩把慧蘭當成英熙,抓住不讓她走。智淑來到葬禮與哲秀會合,兩人被眾人挖苦嘲諷。志浩醒來看到慧蘭深感後悔。公司安排兩人到外地出差;志浩看到慧蘭的日記。英熙得知慧蘭在志浩家過夜。自責的哲秀喝醉來找英熙,英熙不忍推開痛哭的哲秀,正巧被志浩看到。英熙知道了志浩和慧蘭要一同出差,圖熙要求英熙幫助難過的哲秀。智淑來找哲秀,巧遇英熙來接翰星。

(一個好的情人,應該要和前任劃清了界限才有資格投入下一段感情。看到他們現在這樣的相互折磨,很無奈。)

<114 - 118 集>

英熙接到南俊闖禍的消息,在街上四處找尋南俊;身心俱疲的英熙更加思念志浩,志浩在出差途中同樣掛念英熙,慧蘭看到不禁失落。哲秀來找永民真心道歉,並拿出離婚協議書拜託他照顧智淑母女。智淑看到永民康復終於輕鬆。擔心英熙的志浩急忙趕回,他告訴英熙願意等待。哲秀留下一封信後不告而別,志浩接到紐約的人事調令。永民深思之後把哲秀的心意告訴智淑,智淑明白哲秀的真心。哲秀媽和智淑懇求英熙幫忙,英熙來到有著兩人回憶的地方尋找哲秀。

(愛情,不是意志力就可以控制的。志浩說英熙深深住在自己的心裡,是因為英熙就是他、他就是英熙,忘記英熙等於要忘記自己,談何容易?我想,這一次他應該不會再輕易地選擇放棄了。)

(英熙正痛苦時志浩就剛好打了電話,只能說他愛英熙愛到入了骨,愛到不顧慧蘭不顧自己的病痛,一路硬撐回來就為了見英熙。唉~見到沒見到心都會痛的,就是愛情啊。)

智淑接到英熙電話急忙趕來,哲秀堅持智淑留在永民身邊。志浩知道南俊的事想要幫忙,慧蘭也給英熙講課的機會。慧蘭意外發現永民的秘密。翰星期待和哲秀一起的慶生會,志浩很想參加,英熙告訴他哲秀將會出現。永民對哲秀提議重新出版原著小說,哲秀慎重考慮。夜裡志浩來給翰星送禮。慧蘭把永民的秘密告訴了智淑,智淑聽後陷入矛盾。哲秀告訴家人會和智淑離婚,今後自己只是翰星的父親。哲秀和智淑母女度過最後的時光。哲秀約志浩見面,志浩和英熙相約一年後再見面。

(太好了,英熙終於願意原諒和放下對哲秀的背叛和感情,哲秀想通願意成全深愛的兩個女人,永民和慧蘭也盡了能力做出彌補;雖然最後大家都找回了最真實的自己,但是要付出的代價真是大啊。)

(我懂志浩的等待,志浩一直是時間主義的忠實奉行者,只要是他很想要但真的沒有能力完成的事,他一律托付給時間,不管是守著英熙放下哲秀接受自己、獲得翰星的認同、母親對英熙的認可、還是慧蘭的甘心放棄,甚至於現在面臨到的英熙揮之不去的自卑;他之所以願意給英熙時間,是因為明白自己愛得有多深忘得就愈痛苦,既然始終無法釋懷也不願放下,倒不如就相信的等待。)

 

時間會帶走舊的傷痛,也會帶來新的美好

<119 - 120 集>

志浩離開在即,英熙告訴他無法到機場送行,兩人提前道別。哲秀為了讓智淑回到永民身邊,對她說出各種謊言,明白哲秀真心的智淑流下眼淚。智淑離開那一天哲秀來到機場,偷偷地目送智淑的背影離別。一年後,英熙成為著名的講師,每天忙著講課和接受採訪。區政府職員來找英熙,提出想整理哲秀送給兩個孩子的卡片,正式出版書籍。哲秀離開家人後來到海邊當船工,英熙帶著翰星來找哲秀,勸他為了孩子考慮出書的計劃。

(想念一個人不是因為在遠方而是那份溫暖,看志浩那麼專注地搜集英熙的消息,彷彿連同他的思念與欣慰一點一滴地填進了報冊,專情的叫人感動。)

(海嘯過去後只留下英熙和志浩的足跡;很開心英熙終於找回她的自信,而提前一周趕回來只為了幫英熙慶祝的志浩,仍舊是只要英熙有事就會帥氣出現的志浩,現在的他除了依然深愛英熙,對英熙的成功更是感到萬分地驕傲。第二次的重逢兩人終於能以成熟平等的姿態見面,相信他們的未來一定會是滿溢著幸福和美好。)

(對於一段曾經認真過的感情,不管是快樂還是痛苦,相愛的痕跡畢竟都是真實的存在,要完全遺忘是不可能的,只能釋懷;真要割捨,就一定要和過去的自己說再見,才能張開雙手迎接嶄新的未來。劇中的四個主角都有兩次選擇真愛的機會,最後也都各自有了圓滿的結局,很喜歡這個完美的 Ending,人生本來就是無數的選擇,重點不在於選擇了哪個,而是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雖然很討厭哲秀家人始終如一的自私自利,但,戲劇裡的每個人物,都有自己的立場及想法,站在每個人的角度去看都有其真實性和正當性,只是這一場因哲秀的私心所引起的感情風暴,著實讓他身邊熟悉的、陌生的人也跟著動盪,所以人真的不能太自私,尤其是結了婚的人。開頭那個沒有責任感的哲秀根本不配擁有婚姻,對於智淑我其實頗能理解,因為第三者雖然不道德,但能被介入的婚姻本身也是個問題;永民和慧蘭這兩個回頭奪愛者,最後也幸運地被他們所愛的人感召,若是他們依舊堅持痴纏,可能又會多了幾對志浩爸媽和光泰爸媽。

愛是無私的付出,情是自私的占有;我欣賞哲秀的不顧一切、智淑的溫婉堅忍、永民的果斷超能、慧蘭的帥氣聰明。志浩真的是個一等一的人間極品,慶幸有他誠心真意的陪伴、默默相助的支持和無微不至的看顧,我們英熙才能夠一步一步地活出自我;當然英熙也是一個真心待人、有容大器且誠摯溫暖的好女人,就算沒有志浩的出現相信她終究也能重獲新生,但最後能夠和志浩相愛相守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

這是一部刻劃細膩又發人省思的連續劇,也許劇中的某個人物會是你我的縮影,即使是如此,我也期待能夠擁有像英熙那樣的生活態度,認真地發光發熱!

 


後記:

有人問我怎麼突然會心血來潮地為一部韓劇寫下大篇幅的感想,我想了很久,發覺我是因為看到志浩生日是 7/17 的情節,才開始追下去的,到他懷疑自己是否為射手座時一整個投入,愈發從他身上找到許多共鳴,尤其是演到英熙是雙子座時瞬間爆發。

我不是個星座狂,但故事裡的志浩和英熙恰巧跟我和捲毛的星座相同,自然就多了一份親切感,加上故事所描寫的有關他們的個性和愛情,真的有很多地方和我們是大同小異,只差沒有像他們那樣轟轟烈烈而已。雖然我看過的戲劇不算多數,但是,對於這樣一部貼近自己生活、愛到反覆品味的作品,叫我怎能不為它留下一頁澎湃的激情?

 

Ric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